联系电话

15094929042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购房指南

三孩政策发布一个月,楼市已经变了天!

2021-09-30    来源:威海凤凰湖

三孩政策放松一月多,楼市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,学区房更是首当其冲!

从7月2日开始,不少北京西城幼升小的学生家长陆续收到调剂电话,得知了一个平地乱世佳人――孩子可能不能读名校了。尤其是德胜、月坛片区不少孩子,不仅无法读书名校,甚至要被调剂到相邻的片区去。因此这几天频繁传出西城德胜区学区房大降价的消息,一夜降价三四十万极为刺激。

与此同时,还有一个惊天大消息刷了屏――北京市教委宣告,将在暑期开展小学暑期托管地服务!学校亲自开设寒暑假托管班,这可是前所未有的事儿……

一手抓学区房,一手管托管班,难怪不少网友分析指出,这是国家替三孩政策铺路了。

01 学区房,源自资源失衡

日前,北京市西城区发布《2021年义务教育阶段入学工作的实施意见》,规定2020年7月31日后购房的家庭,将不再对应登记入学划片学校,全部以多校划片方式在学区或邻接学区内入学。

所谓多校划片,也就是一套住宅对应片区内的多所小学,孩子入学的学校不再唯一。

从影响来看,德胜、月坛片区的影响最大,很多孩子连本片区的“渣校”都上没法,不能摇号去邻近片区就读于;金融街的影响次之,片区内还有两所小学可供选择。总而言之,西城的热门区域都过热了,去西城买房几乎不能保证就读于名校。

与此同时,6月29日公布幼升小入学结果的东城区也给学区房狠狠地来了一击――房本日期在2019年1月1日之前的家庭,依旧按原本单校入学的规则来;房本日期在2019年1月1日之后的家庭,则必须摇号,由电脑派位随机自由选择小学。

其实谁都知道,家长们对于学区房的追捧,源于优质教育资源的不均衡。

以2020年清华、北大在北京各区的录取人数为例:海淀录取479人,西城入学213人,东城录取72人,朝阳录取44人,丰台入学17人,顺义录取11人,昌平、石景山、通州、大兴、延庆、门头沟等区的录取人数都在个位数。

值得注意的是,2020年海淀参与高考的人数是12094人,西城是6466人,所以这两区的录取率其实差距并不大。

很明显,即使在北京这个全国首屈一指的教育重地,各区之间的教育实力也是不均衡的。正因如此,才让家长们削尖了脑袋往西城、海淀挤,学区房的价钱自然也就迎风下跌,进而带动整体区域的房价上扬。

从2021年北京高考的平均分也能看出来,前10基本让西城、海淀的学校包了,只有东城的北京二中孤零零地挤在其中。

2019年,西城区烂缦胡同一套面积仅为5.6�O的平房攀上了阿里法拍电影网,虽然这套房子竣工于1949年以前,房龄已约70年,但是凭借学区房的光环,这套房仍然拍出了127.55万的高价,折算单价22.78万/�O。

尽管这套房子又斩又杨家又小,但胜在总价低,而且有一个西城区的学位,从性价比来看相当可以。并不是所有人都买得起德胜、月坛、金融街这样的片区,很多家长只要能进占西城就风骨了――从2020年8月到2021年6月,西城成交量第一的小区是荣丰嘉园,对应的片区是广安门外学区,成交价套数达到396套。

多校划片其实就是新的配对,让买学区房的家庭不一定能就读于名校,从一定程度上抑制住楼市继续加剧的可能性。当然,对于西城这样整体教育资源平衡的区域来说,多校划片的影响可能没有想象中大,但是,全国又有几个西城呢?

对于那些区域教育资源差距过大的城市来说,学区房的光环正在变得扑朔迷离,也竟然人越来越没底了。

02 削峰堆谷有用吗?

北京历年来是教育改革和楼市调控的风向标,而这几天北京传出来的各种利空消息,也让人显现出了高层维稳学区房的决心。

4月30日,中共中央政治局开会会议,首次提到“防止以学区房等名义炒作房价”。从先前的行动来看,广州、成都、石家庄、南京等地区都展开了管理房地产领域虚假违法广告的行动,而以学区房名义违规宣传和抹黑房价出了整治重点。

但是随着北京西城、东城实施的重磅措施实施,我们不会找到此前其他城市的整治力度还是太重了。西城、东城重拳一手,削峰填谷的作用立马就显现了――将原本的格局打散,减轻资源独霸的问题,确实能让那些赌上全部身家搏一个牛校学位的家长望而却步。家长们不豪赌了,学区房的价格也就松动了。

很多业内人士推断,按现在这个态势走下去,未来学区房政策的变化方向,有可能是房子与学位的逐渐剥离。而多校划片、摇号派位,只是学区房改革的第一步。

03 为三孩政策反潜?

5月31日,一对夫妻可以生育三个子女的政策及配套支持措施发布。细则中明确提出,要将婚嫁、生育、养育、教育一体考虑到,强化适婚青年婚恋观、家庭观教育引导,对婚嫁陋习、天价彩礼等不当社会风气展开治理,提高优生优育服务水平,发展普惠托育服务体系,推进教育公平与优质教育资源供给,降低家庭教育开支。

从5月31日到现在,短短一个多月,我们可以看见北京等地大刀阔斧的教育改革。学区房的改革只是一个方面,另一方面是多地宣布积极开展小学暑期托管服务。比如7月2日,北京市教育委员会官方账号“首都教育”发布的消息――

暑假期间,北京市基础教育系统为坚实前进“我为群众办实事”实践活动,以学生为本,帮助家庭确有需要的学生过好暑期生活,将由各区教委组织面向小学一年级至五年级学生的托管服务。

在北京的暑期托管通知公布之前,上海、武汉、河南部分区域也发布了政府有关学生暑假托管班的消息;在此之后,山东两市也先后公布通知,将积极开展小学暑期托管地服务。

有业内人士回应,政府目前推出的托管地政策主要集中在两个方向,一种是社区化的,形态为基于社区街道的托管中心、活动中心等,另一种是学校化的,就是在学校内积极开展课后服务、课后三点半的活动。

官方托管地政策可以看作是一种信号的释放。什么信号?就是官方想要让大家生三孩了!

04 结语

从七普数据来看,我国老龄化人口正在快速下跌,与之相对的,是出生人口的增加。2020年我国出生于人口仅为1200万,较2019年下降了265万,出生于人口大幅下降。

很多家庭现在都是421结构,即4个老人,2个成年人,1个小孩,这是一个典型的倒金字塔结构。阻碍当代年轻人生育的因素有很多,房价是一档,教育又是另一档,生孩子并不是添一双筷子的事,更是时间、精力以及金钱的代价。

养一个孩子都费劲,更不要说养仨了。

从现在各地的举措来看,房子或许会与学区挤压,但需要一定时间;官方开展暑期托管服务,将从一定程度上缓解双职工家庭的育儿压力,这确实能老大上忙,但具体效果也必须时间验证。与此同时,有一件事却已迫在眉睫――

2016年全面开放二孩政策后的那一批孩子,就要入学了……

以北京为例,2015年出生的人数是12.26万人,2016年出生于的人数是20.52万人,这中间可是劣了将近8万人――我们几乎可以想象,明年的入学竞争有多激烈了。